“对于已上市企业而言,拆红筹及VIE架构存在一定的时间成本和操作难度,因而短时间内回归A股比较难。未上市的许多高成长企业,可能目前又不一定能达到这个标准,但其实也是非常具备发展潜力的,”李雪梅坦言道,“建议进一步扩大红筹及VIE架构企业的包容度,通过程序将门槛适当降低。”

情绪或者说信心的变化是决定市场底部波动的核心因素。从本轮行情的表现来看,涨得多的品种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业绩利空出尽后的超跌反弹,一类是游资带动的题材投机。而多数个股的反弹属于合理的估值修复。除了流动性宽松,中美贸易缓和的预期也是助推本轮修复行情的关键因素,而随着这些预期不断被市场消化,在没有基本面支撑的背景下,情绪的边际决定了市场修复的高度有限。